千秋

文章不许转载,快手抖音lofter都不行,谢谢

【枭羽/霜雪黎明24h6:30】晨曦的星光

霜雪降至,黎明守望1130凯亚生贺活动第14棒

上一棒   @和蔼可亲地买一包肺 

下一棒 @青盐 


【提示】本文有草率的主线剧情编写,只是为了辅佐故事线进行

接受不了凯亚加入蒙德阵营的宝贝自行避雷

角色属于米哈游,ooc属于我



  事实上,迪卢克快要两周没有见到凯亚了。吧台上的酒杯被擦得闪闪发亮,时间已经到了酒馆快要关门的时候,可是那串风铃依旧没有因为凯亚的到来而叮铃作响。

  凯亚虽然不是很愿意见到绷着个脸的迪卢克,但是毕竟唯有这酒庄老板大人能调出无可挑剔的午后之死,纵使每次迪卢克都会给他递葡萄汁,凯亚也无法阻拦肚子里馋虫作祟,每逢周日必到。

  天理一战后,虽说算不上百废俱兴,但是蒙德骑士团的伤亡人数确实不小。骑士团被迫重新洗牌领导层的划分,凯亚从游手好闲的“空名”骑兵队长,一跃成为副团长琴之下最有话语权的存在。那些承认或者不承认凯亚的前辈,不是被他战场上出色的表现和强大的社交能力折服,就是已经长眠于教堂后的花园。

  战争是战士们的徽章,可是却是平民的灾难。劳动力的流失,天理崩溃后的异常天气,百年难遇的寒冬,无一不是畜牧业和农业毁灭性的灾难。

  凯亚抱着璃月传过来的算盘,打的每颗珠子都要包浆了,管理一个队的经济问题上升到整个蒙德的经济问题,凯亚乱得几乎要把脑袋上的头发全部薅下来。

 

 

 

 

 

  雪花落下来的时候,迪卢克给天使的馈赠落了锁。黎明的光堪堪露出一丝暖色,天使的馈赠白日不再开门,也没有人还能悠闲地来酒馆消遣,比起蒙德之风的灵魂,显然命更加重要。

  “是我来晚了吗?迪卢克老爷?”凯亚的声音从迪卢克背后响起,迪卢克转过身,看见头顶堆了雪花的凯亚笑眯眯地站在身后。如果无视掉男人乌黑的眼圈和微微凹陷下去的脸颊,迪卢克没准还能有心情怼上两句。

 

 

 

 

 

 

  凯亚被一条热毛巾裹住,天使的馈赠三层有个温暖的炉子,里面烧着红透的炭,凯亚的披风已经被雪水浸透,挂在旁边晾着。迪卢克难得好心地给他烫了酒,毕竟外面实在是太冷了。

  裹着毯子的凯亚真的很瘦,失去了耀武扬威的披肩,他的肩胛骨尺寸比普通男人还要再略小一点儿。那段时间的伤害是永久性的影响,克里普斯老爷如何努力都没有把凯亚喂成迪卢克的样子,他怕冷,易病,而且有轻微的厌食。

  飘摇不定的日子比雨中的落叶更加凄惨,他吃过带着血丝的腐肉,也吃过夹杂沙石的野草。那段逃亡的日子只有父亲的手还是温暖的,所以他在极冷的夜里反复发烧,又在第二天的晨曦踏上逃命的征程。

  迪卢克不知道,凯亚有一段时间是反感晨曦的,太阳温暖地升起来,只能证明他们行尸走肉般的生活又要开始,挪动着已经满是烂肉,血污,冻疮的小脚,迎接凯亚的是又一天没有希望的磨难。

  迪卢克给凯亚擦头发,靛青的发丝柔顺得胜过霓裳花织的绸缎。凯亚把酒杯放到桌子上,温顺得像一只家猫,整个人坐在沙发上,湿透的鞋袜扔在一边,脚背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你在外面待了多久?”

  “风龙废墟有一处被残存意识影响的魔物聚点。”答非所问的话,他们两个之间的默契总归不用太多浮夸的修饰:“放心,没受伤。”

  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又回到沉默,炉子里跳跃的火焰噼啪作响,剩下的屋子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迪卢克试探着想打破沉默,手上一重,凯亚已经靠着迪卢克的手睡着了。迪卢克擦头发的手僵在原地,扶了好一会,凯亚的呼吸彻底平稳,才轻轻把人放下。

  凯亚下意识侧身缩成舒适的姿势,沙发本来是不够一米八多的男子休息的,可是缩成一团,他又正好可以窝在里面,像猫一样,狭小的地方总是容易给他安全感,况且他太累了,那杯温热的酒暖了胃,足够让他睡一会儿。

  桌上迪卢克端来的吃食,一点儿没碰,成天嚷嚷着要下酒菜的男人连平日里嚷嚷的美酒都只喝了半杯。

  迪卢克心里很不是滋味,那个羽翼下的弟弟成长得跟他比肩,反倒更加让他不放心起来。对方的性格他过于清楚,他骨子里敏感又自弃,他是虫蛀的玫瑰,烂根的百合,撑着艳丽的容貌,实际上却是岌岌可危的脆弱。他舍不得让凯亚昙花一现后枯萎,可是凯亚总会笑嘻嘻地跟他说,没事,迪卢克。

  那颗神的恩赐依旧挂在他的腰带上,上面有着新生的翅膀。神认可了凯亚的灵魂,他是自由的,可是偏偏凯亚又用愧疚建立起新的枷锁,赎罪一般忙于工作。

  坎瑞亚成为过去,凯亚的寄托一下子没了。他好像刚刚出狱的囚徒,迷茫地面对着熟悉又陌生的车水马龙,最后狼狈地逃回监狱——他已经不适应这份自由了。

  迪卢克的手轻轻摸过对方的脸颊,梦中的凯亚温顺的主动贴过来,明明跟小时候相差无几。迪卢克把人抱起来放在休息室里的床上,抱了一床被子给他。他们都需要休息,没有事情比眼下陪着这个不省心的家伙更重要。迪卢克脱了外套盖被躺在床的外侧,有点像他们小时候,凯亚半夜不安稳,迪卢克担心他摔下对小孩子来说很高的床铺,总是睡在外侧。

  明天是凯亚的生日,他无论如何也要去找琴给他请假。别说是生日,哪怕明天只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凯亚的状态也需要休息。

 

 

 

 

 

 

  迪卢克再睁眼的时候,自己正在一个极其华贵的宫殿。

  他掐了掐自己,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便随意逛了起来。他发现所有人都看不见自己,但是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意。

  最后他走到走廊的尽头,看见一张华丽的大床,层层叠叠的床幔,隐约可见里面两个人影。他无暇顾及,便被旁边的东西吸引走了注意。

  一个很漂亮的婴儿床,稚嫩的孩童躺在里面,他甚至无法睁开眼睛。迪卢克突然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是凯亚。

  婴儿皱着根本看不清的眉头,哼哼唧唧地哭。床边的男人走出来,抱起了婴儿。

  “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凯亚,凯~亚~好了,男子汉不能哭鼻子。”

  “这名字哪里男子汉了?凯亚,听上去好像女孩子的名字。”床上躺着的女人传来带笑的调侃,男人就干脆把还在挥动小手的孩子抱了过去。

  “这可是咱们的第一个孩子,”男人的声音很温柔:“他会是我们的珍宝。”

  “不,”凯亚的父亲带着笑和爱意的声音从床帘后传过来:“你们都是我的珍宝。”

 

 

 

 

 

 

  然后画面变得混乱,他看见三四岁的凯亚睁着一双银色的眼睛,那双星眸哭得红肿,在纷乱的战火里面,他被他的父亲带离了皇宫。

  迪卢克没有看见那个声音温婉动听的女人,却也心下了然,跟着那对父子离开,远远看见坍塌的城池和那个白发女人的身影。

  天理,千年前坎瑞亚的失落,果然与她逃不开关系。不过天理之战已经落幕,迪卢克现下更想看看过去的凯亚,或许能解开他的心结。

  孩子跌跌撞撞地跟上父亲的脚步,父亲也无暇顾及凯亚。他漆黑的斗篷下发着淡色的光芒,迪卢克清楚,那是国家覆灭的原因,也是天理之战决胜的关键。

  凯亚被石块绊倒,迪卢克下意识地弯腰去扶,整个人却透过了摔倒的孩子。他想起来,他什么都没法做,这只是梦境。

  凯亚爬起来跟上了父亲,迪卢克看见那纤细的小腿上在流血,可是凯亚已经不是可以哭着撒娇的孩子了。

 

 

 

 

 

 

  画面换成了一处恐怖的黑暗,深渊。

  他看见已经消瘦憔悴的不成样子的凯亚拉着他父亲的手,望着里面恐怖嘶哑的声音。

  “凯亚,今年五岁了吧?”男人蹲下来,把兜帽摘了下来。迪卢克看清楚了男人如今的面容,半张脸被恐怖的纹路填满,那黑金色纹路像血管一样凸起,并且微微颤抖,像是具有生命一般,诡异又恐怖。

  “是的,父亲。”凯亚小小的手摸着对方脸颊,那张有七分像凯亚的脸不自在地躲了过去:“别碰,你会害怕。”

  “不,我不怕。”凯亚抓着对方的衣服,乖乖地摇头。因为营养不良,那双眼睛显得格外的大。

  “好孩子,睡一觉吧。”凯亚父亲带着那种对孩子独有的宠溺,摸了摸对方的头顶。迪卢克看见凯亚软绵绵地倒了下去,他的父亲伸出手,一株摇曳的金色花朵生长在他的小臂上。那朵花把昏睡的凯亚收了进去,颜色变得更深了一些,凯亚的父亲又重新把自己裹进斗篷里,踏进了深渊。

  迪卢克知道跟不上去了,他也清楚了凯亚作为坎瑞亚的血脉,是怎么以普通人之姿出现在他身边的。

 

 

 

 

 

  眼前再次出现新的景色,他终于看见了熟悉的建筑。旧宅,他和凯亚长大的地方。因为下着雨,外面的天气闷热又潮湿,两个人淋着雨,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动着。

  凯亚显然已经到了一个孩子岌岌可危的边缘,他脸上遮着肮脏的布条,露出一只眼睛,他试图扶着父亲,自己已经都站不稳了。

  “凯亚,该说的我都说了。”

  “去吧,坎瑞亚的未来。”

  见凯亚还一脸不舍地不肯离开,男人把自己身上破碎得差不多并且已经湿透的斗篷披在了凯亚的身上:“凯亚,你是我们的星星,这是你的机会,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去吧,你的母亲会永远在天上保佑你。”

  凯亚终于点点头,自己一个人走向了庄园。迪卢克清楚,很快,他就会被自己的父亲捡回去,然后很快,与自己相遇。

  他站在雨里,跟那位父亲一起目送凯亚走向希望。他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坎瑞亚会天真地派一个稚童潜伏蒙德。

  他给了这个孩子一个独自活下去的动力,他不知道那位克里普斯•莱艮芬德会收养凯亚做义子,不过哪怕是一个小仆人也好,活着,就是最好的,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那位父亲无法同凯亚的母亲一起保佑凯亚了,他望着远方,望着埋葬家园和爱人的方向,望着孩子晕倒在葡萄藤架下,终于释然,在倾盆大雨中化作了金色的齑粉,消失无踪。

  那是坎瑞亚秘密武器的反噬,他借此逃避千年,保护沉睡的凯亚躲过了天理的追杀。

  迪卢克对着那里行礼,是一位贵族的绅士向一位父亲的敬畏。

 

 

 

 

 

  画面再转的时候,已经是家里了。小小的他正扶着凯亚试图下床,凯亚也穿着简洁干净的睡衣,脸上绑着干净的纱布。

  他记得,大概凯亚到家里半年多吧,那是缠绵病榻已久的孩子第一次下床。凯亚瘦得和一把骨头没什么两样,他到了迪卢克家,在医生的检查下,才知道这个小小的孩子到底多么可怜。

  在茹毛饮血的日子里患上寄生虫,营养不良导致的身体虚弱,再加上淋雨后的高烧,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溃烂,以及一些轻微的骨折。

  拥有神之眼的医生在凯亚彻底康复以后,都忍不住夸赞一句这是神迹。那个孩子已经彻底迈过了死亡的大门,居然还能活着回来,一定是有天使在庇佑。

  可是他还是反反复复病了好久才痊愈,迪卢克第一次见到如此脆弱的孩子,哪怕夜晚的一个雷声都能吓到他。他失眠,厌食,沉默,比兔子还安静,克里普斯老爷让仆人们尽力照顾,可惜自己并没有多长时间陪伴,事实上他连陪迪卢克的时间都不多。

  迪卢克当时觉得父亲好像捡回来一只小宠物,瘦小娇弱又很乖,而且他问过女仆姐姐,只要治好他,他就可以陪自己玩儿,这给了迪卢克很大的动力。

  他尽心尽责得陪着凯亚,甚至在确定对方没有传染病后,把自己的床搬了过来。不大的客房塞了两张床,还并在一起,女仆进来送饭都要贴着墙走。

  后来发生什么来着?他记得他磨了好久,在凯亚终于撑得住坐着的时候,第一次开口告诉了自己他的名字。父亲很高兴,他觉得凯亚是个幸运的孩子,并且询问了自己是否想拥有一个弟弟。

  结果显而易见,他有了新的家人。现在的场景,就是自己这个新晋哥哥试图教会弟弟走路,这样他们就能出去一起晒太阳了。

  迪卢克也算是天生的神力,最后真的把两条腿都在抖的凯亚扶到了外面。他们坐在葡萄架旁边的长椅上,小迪卢克把葡萄塞进凯亚的嘴里。太阳暖洋洋的,凯亚又在发呆,迪卢克就给他讲故事,讲蒙德,讲风神,讲他知道的一切。

  “神会保佑不信他的人吗?”

  “凯亚不信风神吗?没关系,我长大会保护你的。”

  凯亚眼睛里第一次有了光,他呆滞的转了转眼睛,点了点头。

  最后两个小孩子依偎在一起睡着了,艾德琳无奈地找了一圈,最后和克里普斯一人一个把太阳下睡得香甜的小孩子抱了回去。

  迪卢克望着父亲的背影,下意识跟了几步,不过很快,场景就又变了。

 

 

 

 

 

 

 

  他看见凯亚,十三四岁的凯亚,手持单手木剑翻着优雅的剑花劈碎了校场上的五个木桩。旁边的孩子传来惊叹的声音,凯亚只是淡淡地笑,然后跟指点他的老师鞠躬,放下木剑走了下来。

  那群孩子们围了上去,本来还会担心这位从天而降的贵族义子会被排挤,没想到凯亚自从走出自闭状态后就飞快地展现了社交方面的天赋。比起来高高在上天资聪颖,小小年纪就得到了神之眼眷顾的迪卢克,和善温柔总是笑盈盈的凯亚显然更能得到同龄人的好感。况且凯亚实力很强却又不出头,优秀又似乎没有一骑绝尘。只有旁边站着的迪卢克清楚,凯亚只是在隐藏自己,那张虚伪的笑脸小小年纪就已经伴随他了,他是优秀又不会抢占正主风头的养子,容易被人轻视但绝对不会被忽视的矛盾存在。

  他看见小小的自己抱着很厚很厚的披风跑过来,一把子捂住了一头薄汗的弟弟:“不是说过让你多穿一点儿吗!今年冬天说什么都不许再感冒发烧了!”

  那时候的小迪卢克已经是骑士团的一员了,穿着厚实的盔甲,整个人看上去比跟自己一般高的弟弟大两圈儿,事实上脱了盔甲他也比凯亚大一圈。凯亚总是不好好吃肉,亦或者说他根本就是不好好吃正餐,几年下来不见有过一丝长胖的迹象。

  去年凯亚生日的时候,可怜的小家伙就是在病床上度过的,咳得几乎把肺吐出来,嗓子哑的根本说不出话。迪卢克一边跑骑士团一边跑家里,比克里普斯老爷还忙。父亲尴尬的对迪卢克说:“事实上,迪卢克,你不在我也会好好照顾凯亚的。”

  迪卢克仍旧每天都回家里来,哪怕骑士团有安排给预备骑士的宿舍。

  那个生日也极其惨淡,克里普斯老爷严禁迪卢克给凯亚喂生日蛋糕,那种甜腻的东西只会把本就可怜的嗓子弄得更加糟糕。

  那是凯亚到迪卢克家的第三个糟糕透顶的生日,第一个是他来到迪卢克家的第一年,他还在床榻上跟病痛挣扎;第二个是第二年,要不是迪卢克心血来潮在年末突然想起来问凯亚一句,凯亚又会整个错过他的生日——那时候好像都十一月底了。

  父亲和艾德琳临时操办了一个小小的生日会,因为可怜的凯亚依旧不太能精神的参加一场宴会。

  这件事成功哽住了迪卢克,从小生日都过得称得上轰轰烈烈的小少爷发誓要给弟弟好好过生日,没想到凯亚对生日根本就不怎么感冒,他只会展现出他非常喜欢的笑,乖乖点头,然后乖乖收下所有人的礼物,年年如此。因为年幼的凯亚知道,这样是让大家都开心的行为。

  看着抱在一起贴贴的少年,迪卢克站在树下有一丝被回顾了黑历史似的害羞。那段时间是他和凯亚最亲密的时光,凯亚信任依赖他的程度甚至超过父亲,那只钻石一样闪闪发光的星星眼睛映着属于迪卢克的红色,自己与弟弟亲密无间形影不离。

  他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对凯亚产生了那种心思。懵懂的情谊像疯狂发芽的树苗一样,迪卢克只要单单看见凯亚笑就高兴,让自己内心冷漠的弟弟真正高兴地笑出来是他每天的小目标。自己送过一条相当丑的围巾,因为那是自己偷偷在宿舍里织的,当时他已经是队长,拥有个人的宿舍。倒是不难,迪卢克学什么都快得很,除了他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撅断可怜的竹针。凯亚也确实很给面子,没讨厌这份礼物,甚至整个冬天都带着它。

  少年手拉手跑着离开了,迪卢克靠着树,看着少年的身影消失。

  那是他们最后一段如此快乐的时光了。

 

 

 

 

 

 

  迪卢克再看见景色的时候,已经是全城人都在笑眯眯地跟凯亚打招呼。敞开的衣领预示着凯亚已经加入骑士团,不,从众人的称呼来看,他已经是骑兵队长了。

  他依旧很招人喜欢,除了熟识全城所有的百姓,他甚至在整个蒙德都建立起来了属于“凯亚•亚尔伯里奇”的情报网。他将整个蒙德城的信息掌握在自己手里,已经成为蒙德的一员了,大家都喜欢这位西风骑士团的队长。

  凯亚似乎具备蒙德人的所有特质,除了自由。这个时候应该是雨夜的争吵之后发生的事情了,那只包裹着雪花的冰神之眼挂在他的腰带上,而这时候的迪卢克也早就离开了蒙德。迪卢克看见凯亚踏进了天使的馈赠,抖落身上的雪花,对调酒台的埃泽打招呼。

  有酒鬼们上来拍他的肩膀,祝他生日快乐,凯亚也笑眯眯地敬酒。只不过他似乎并不太想久留,很快喝完了酒,留下一堆摩拉便离开了,尽管埃泽说了今天给这位寿星免单。

  外面还在下雪,迪卢克跟着凯亚往回走。他皱着眉看着依旧露在外面的胸膛,可惜现在只是梦里,他没法狠狠骂这个家伙几句。凯亚走回了骑士团,他并没有在生日当天给自己过节的想法,他的任务还没做完。

  他将抽屉里的大衣掏出来披上,坐在桌子前愣了一下,然后把那条已经很旧的围巾掏了出来,紧紧地裹在脖子上。男人搓了搓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羽毛笔。

  他其实还是怕冷,只不过不愿意让外人知道了。

  凯亚低头批改文案,迪卢克站在桌子前,神色复杂。

  他突然想跟这个梦境的人接触,他想问问还没有圆滑到真假参半的骑兵队长,他还保留这条围巾,甚至保留他的神之眼,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的宿舍里没有炉子,一定很冷。

 

 

 

 

 

 

  迪卢克接下来的场景差不多已经是回顾了,那时候他已经回来了。曾经的蒙德双子变成了一明一暗守卫蒙德,他们在酒馆里吵,在秘境里吵,在海岛上吵。凯亚也不再是以前乖乖巧巧的模样,恨不得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跟他拌嘴。偶尔从秘境的遗迹守卫下救回来满身是血的他,凯亚只要还没昏过去,总归会阴阳怪气地喊他一句“迪卢克老爷”,接上后面更加疏离虚假的屁话。

  有人说他行事不拘一格,肆意妄为,偶尔会甚至乐于把自己和队友陷入不得不直面的困难。但凯亚毫不在意,他享受这一切,似乎不太适合跟别人合作。只有迪卢克清楚,是那些家伙不够强,或者说不够与这个疯子有足够的默契。毕竟他们两个曾经合作得相当合拍,甚至说凯亚就是迪卢克的后背。

  迪卢克隐隐觉得这家伙就是在暗暗自暴自弃,他一边清楚自己的责任和担子,一边为难于养大他的蒙德。事实上也是如此,有的时候凯亚会幻想他被遗迹守卫捅穿胸膛,借此逃避了蒙德和坎瑞亚板上钉钉的对弈。事实上等他睁开眼睛,遗迹守卫已经倒在地上,七零八落的碎片上覆盖着与季节不相符合的冰霜。

  矛盾和秘密,属于他的冰神之眼像是玩笑一般残缺不全,似乎就是凯亚本人最好诠释。

  凯亚那段时间跟自己一样煎熬,他沉浸在父亲离世的悲伤,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以及迁怒凯亚的自责中。凯亚的坦白比起说背叛,不如说是相当愚蠢的亮底牌行为。

  可是自己当时感觉不到对方的良苦用心,愤怒自责,夹杂着被欺骗后的委屈,甚至那份没有见光的爱意一起爆发。要不是突然降临的冰神之眼挡住了火鸟,迪卢克估计已经犯下来了追悔莫及抱憾终生的错误。

  之后,坎瑞亚的星星和蒙德的太阳再也没有同行。

 

 

 

 

 

 

 

  大概好多年后,事情已经进展到了最后。所有人加入了备战,整个蒙德都紧张起来,骑士团团长法尔伽,副团长琴,骑兵队长凯亚,游击队长优菈等人全部前往一线战场;丽莎坐阵蒙德主事,芭芭拉负责后援医疗,罗莎莉亚负责后勤安全……所有拥有神之眼的人们带着普通人举起战斗旗帜的时候,迪卢克和凯亚才又一次开始合作。

  坎瑞亚的间谍拿着剑加入蒙德的阵营,多么可笑?凯亚白天夜里布置战局指挥部队,剩下的时间除了杀敌就是杀敌。魔物的增加,元素的失控,哪怕是成群的史莱姆都能造成危险,何况是天理?迪卢克把凯亚从尸体堆里捞出来的时候,凯亚已经一周没怎么休息,哪怕他拿剑的手都在颤抖。

  “休息!”

  “我不!”

  “去休息!”

  凯亚不理他,想拿着已经被血污沾在手上的剑前进。

  紧接着就是一个狠狠的耳光,凯亚整个人都被打得偏过头去。凯亚拿剑撑着自己的身体,勉强没有倒下。他耳朵嗡嗡作响,看见迪卢克说话,哪怕听不见,他居然也看懂了。

  “好好活着,凯亚。”

  他突然哭了,歇斯底里。泪水流到肮脏的脸颊上,滑稽又可怜。

  “哥,我害怕。”他哭着喊。

  “我不想看见更多的人死去了。”

 

 

 

 

 

 

  跟幼时模糊的记忆重叠,人们的怒吼,哀嚎,哭泣,不休止的战火,以及父亲的手和那些话。

  “事情已成定局,一个落败千年的国度不可能被复兴,”凯亚指着自己的胸口,艰难地将视线对上迪卢克的眼睛。

  “至少,我要报仇。”

 

 

 

 

 

 

 

  凯亚最后成功了。

  他唤醒了父亲留在他身体里的东西,眼罩下的金色瞳孔美得惊心动魄,转瞬之间,盛开出金色的“地脉之花”。

  天理不惧怕自己创造的任何生灵,只有两个意外。来自于异世界的双子,来自于不属于她创造的地脉。

  最后的战争有多残酷,迪卢克已经不想再继续回忆。他睁开眼睛,从梦中醒了过来。

 

 

 

 

 

  他看了看手心,睡梦中下意识拉住凯亚的动作将他晚上沾染到的天理碎片影响到了他的身上。他应该是在梦中跟凯亚共享了记忆,不过身边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床铺也是凉的——凯亚不知道早醒了多久,应该已经离开了。

  天已经黑了,他居然睡了一整天。

  迪卢克收拾好屋子和自己,下楼,果不其然只看见已经开门营业的埃泽震惊的地看着自己。

  凯亚……迪卢克披上斗篷,外面的雪已经积累了厚厚一层,踩上去发出沙沙的响声。迪卢克知道那家伙在哪儿,到了骑士团,那家伙的办公室果然还亮着灯。见到迪卢克进来,凯亚尴尬地笑了笑:“迪卢克?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是不是想趁早猝死在岗位上,给晨曦酒庄挣一份赔偿。”迪卢克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瞪着黑眼圈深重的凯亚。可怜的咖啡被震得飞溅了出来,凯亚尴尬地拿手去抹,回避迪卢克直白的目光。

  天知道他醒过来,整个人都塞进了迪卢克的怀里,有多尴尬。起来发现本来两个人是两床被子,估计到人家怀里是自己搞出来的事儿之后,尴尬的就更加离谱了。

  叠好被子穿好衣服,跟不认账的渣男一样逃回了骑士团。琴一脸震惊,因为她已经给凯亚两天假期去好好休息,没想到一个白天过去人就回来了,而且回来就一头扎进了办公室。

  凯亚把自己陷进工作还没几个小时,正主就一脸不悦地找了过来。迪卢克把笔从凯亚手里抽出去,无比认真地通知他:“好了,这些工作我会和琴帮你完成。你需要更多的休息,以及明天回晨曦好好过生日。”

  “啊?不,迪卢克,你知道我是不怎么过生日的。”凯亚去拿那只可怜的羽毛笔,迪卢克直接一甩,将笔飞插进了墙体。

  不愧是,玩儿飞镖的吗?凯亚一瞬间不知道是心疼笔还是心疼墙,目死了一瞬间,无奈地问迪卢克:“迪卢克老爷,你能不能别这样?我……”

  “凯亚,我喜欢你。”

  “你不是睡了一天吗?怎么还说胡话?”

  迪卢克忍住掀桌子的冲动,走到那个抽屉旁边,把最深处的围巾轻车熟路地掏了出来:“不给个解释吗?多少年的东西了?”

  “我只是忘了丢了,迪卢克,你到底怎么知道……”凯亚的话还没说完,迪卢克就打断了他。

  “凯亚,”迪卢克盯着自己的弟弟,他们两个都经历了太多,有一步走错,两个人都不一定能这样聊天了:“天理打完了,你故乡的事情结束了。”

  “你还不准备跟我说实话吗?”

 

 

 

 

 

 

  “好了好了,”凯亚被那双红宝石一样的眼睛烫到,认命似的低下头来:    “我承认我确实是喜欢你。”

  “凯亚,你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迪卢克把那条可怜的起球了的围巾给系在他露在外面的脖子上:“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没有什么对不起故土,对不起蒙德。你可以坦率一些,放轻松。”凯亚还想回避,却被迪卢克抓着围巾拉了回来。

  “凯亚,你是我的星星。”迪卢克盯着那只仅剩的银色眼睛:“我说过我会永远保护你的,能相信我吗?”

  “父亲,你的父亲,还有你的母亲,也都会保佑你的。”迪卢克把额头贴在对方的额头上,他看见那只眼睛里有破碎的水光,银色的眼睛里本来就有的星星折射地异常明亮。

  “凯亚,没必要回避自己的生日,你本来就是天使的馈赠。”

  凯亚终于笑了出来:“这么说,我是迪卢克老爷的酒馆了?”

  迪卢克抬起头,望了望桌上的钟表。

  “不,你是酒馆的老板娘。生日快乐,凯亚。”

 

 

 

 

 

 

 

 

【后记】比战争之后的经济大萧条更加萧条的是蒙德城少女的春心,整个城里最让少女想嫁的凯亚队长和迪卢克老爷订婚了。作为目击者的艾德琳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边哭边笑,算是同时体验了姑娘出嫁和儿子娶亲的感受(大雾),完全不顾及旁边少女们幽怨的眼神儿。

而两位当事人正在酒馆里吵架,凯亚不明白自己同时拥有酒馆,以及拥有调酒师迪卢克,怎么喝个午后之死还依旧就这么费劲。

迪卢克完全不介意凯亚幽怨的眼神,万物复苏,骑士团也步入正轨,法尔伽等人也都回来了,再让凯亚忙成狗是不是过意不去了?更何况重建上晨曦可是掏了不少,骑士团更不好意思为难凯亚,这就是万恶的资本主义。

可恶,当时答应草率了,应该多提几个条件在答应来着。当时被迪卢克扯着围巾亲差点被勒死的凯亚队长如是说。

外面的太阳升起,晨曦的暖光中,两个人一起往晨曦酒庄走。经历过严寒的蒙德又生机勃勃,凯亚心情不错地往前走,迪卢克叫住了他。

“为什么保留我的神之眼?”他问:“你当时都不知道我是不是会回来。”

凯亚转了转眼睛,似乎是在回忆,又似乎只是单纯在吊胃口。他最后戏谑的开口:“不告诉你,迪卢克老爷不是说我的话只能信一半儿吗?自己猜叭!”

 

 

 

 

他要确认星星闪耀的天空另一边,他的太阳是否依旧耀眼。




凯亚,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