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文章不许转载,快手抖音lofter都不行,谢谢

【枭羽】我的合租恋人

现代pa大学生迪卢克*人妻属性凯亚

无脑甜饼工业糖精

大概是骑士团阶段性格的小太阳

避雷,私设是年下!年下!




        大厅的灯打开,凯亚把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抬眼看见迪卢克面色不愉的坐在大厅,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凯亚尴尬的搭话:“怎么大半夜的还没睡?坐在大厅还不开灯。”

        “你还知道现在是大半夜了嘛?”门口的人一身酒气,头发懒懒散散的披着,衣服扣子也没扣好,露出大片蜜色的锁骨。迪卢克只一眼就觉得更加生气,脸色又沉了几分:“既然是合租,你应该考虑我的感受。”

        凯亚觉得有些无语,两人虽然是合租,但是大厅是公共区域,他晚些回来也不会吵到在里侧卧室的迪卢克,对方着实没必要管自己几点回来。不过多少这次合租并非对方本意,迪卢克对自己不满也算可以理解。他换好鞋子走进来,把打包回来的烤串递给迪卢克:“好啦,小少爷,我带了夜宵回来,不是剩下的,特意给你点的。”说完冲着他眨巴眨巴眼睛,那双异色的瞳孔像猫咪一样,迪卢克再大的火气都消失了大半,只是叉着手别过去头,哼了一声才说:“大晚上吃这个对身体不好。”

        “那我放冰箱里了......”凯亚刚要抽回去手,就看见迪卢克明显又沉下来的气压,好笑的叹了口气:“我去厨房给你热一下这些串,去洗手。”






        迪卢克是璃月大学的大学生,品学兼优的富家少爷。因为美其名曰的体验生活,自己从蒙德考了过来。在外面本来是想租个房子自己住,结果交了四年的租金,第二年就被房东哭哭叽叽的塞进来一个人。

        房东退了他大半的租金,并且再三发誓新舍友会是相当好相处的人。迪卢克本来不是很愿意这件事,毕竟大少爷又不缺钱。直到第一次在咖啡厅见到了这个所谓房东的朋友。

        对方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身形纤细,穿着修身的牛仔裤和宽松的白毛衣,拿着只金色的小叉子在吃蛋糕,时不时跟坐在他对面的房东说笑两句。房东看见自己,拉着过来介绍,迪卢克也是第一次知道了对方的姓名——凯亚亚尔伯里奇。

        凯亚长的真的很漂亮,漂亮到迪卢克突然就说不出拒绝的话。对方带着一只单边眼罩,显得他的脸很小,歪着头笑盈盈看他的时候,像一只慵懒的波斯猫。

        “那,以后请多多关照?”凯亚见他同意跟自己合租,很高兴的跟他握了握手。对方的手冰凉凉的又很柔软,从小就相当冷淡的迪卢克第一次毫无征兆的脸红,期待的点了点头。

        这个比自己大了三岁的家伙就这么猝不及防的闯进了迪卢克的生活,凯亚是个小说作家,并且看起来已经写了相当久有些名气的样子。每天除了关在房间里敲电脑几乎不用出门,所以当看见一尘不染的房间的时候,迪卢克第一次觉得合租可能是个正确的决定。

         凯亚收拾的时候不会动迪卢克的东西,也不进他的房间。不过会塞一冰箱的食物,并且热衷于下厨。迪卢克第一次尝过了他的手艺就几乎很少再碰外卖和食堂,两个人偶尔会一起去逛超市,迪卢克可以毫无顾忌的在购物车里塞满他想吃的昂贵食材,毕竟家里有的是钱。






        凯亚真的是房东说的那样,他为人处世相当知晓轻重,估计没人会和他相处不来。不如说凯亚这个人相当有人格魅力,会不自觉地吸引别人,就像他明明只大了迪卢克三岁,却一举一动都成熟的多。

          当然,他穿衣风格对迪卢克来说也算相当成熟了。有些像花枝招展的孔雀,过于华丽精美了,倒不是说不好看,相反就是因为太好看了,会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去看,所以迪卢克莫名不是很喜欢。不过还好,凯亚是那种相当宅的人,很少会出门闲逛,更多时候都在屋子里工作,或者窝在沙发上吃零食看电视。

        但是凯亚喜欢喝酒,总会和不知道哪路来的朋友深夜出去玩一宿。尽管他并不会喝多,可这在家教很严的莱艮芬德家少爷迪卢克眼里相当过分,就像今晚,明明人在厨房里给自己复烤那些烤串,香味不断的飘出来,可是自己依旧别扭的要命。

          凯亚把盘子端到餐桌上,迪卢克坐过去拿着串啃。对方真的很细致,特意给他带买的还全都是他爱吃的,凯亚坐在桌子对面陪着他,把脸靠在自己撑起来的胳膊上。

        迪卢克是那种很幼的娃娃脸,明明上大学了依旧一幅未成年的模样,看上去又乖又正经,可爱的不得了。凯亚感觉跟养孩子差不多,而且对方红彤彤的眼睛很自家表妹小可莉像的不行,看迪卢克乖巧的在那里盯着食物咀嚼,凯亚乐呵呵的过去摸了摸对方头发。

        “噗,对不起,实在是太可爱了,我没忍住。”看见迪卢克抬起头诧异的目光,凯亚顺便掐了一把对方白皙的脸颊:“虽然相当无理,但是,迪卢克你真的好可爱。别生气,明天给你做汉堡吃好不好?”

         哄孩子样的语气,凯亚笑眯眯的看着他。迪卢克,不,没有谁愿意让别人摸头,迪卢克也厌恶别人说他看上去可爱显小,可是对着凯亚就是不生气。最后只憋出来一句:“我已经二十岁了。”

        “好,知道了,小少爷。”凯亚也不说别的:“我回房间洗澡睡觉了,夜安。”

         男人走了,剩下迪卢克自己一个人也没了胃口。

          自己是喜欢上他了,迪卢克想。

          或许没人能不喜欢这个家伙。






        凯亚跟迪卢克确定恋爱关系的时候是迪卢克大三的寒假,考完试的迪卢克要回家过年,凯亚却并不需要。他的父母常年忙于研究,没有空跟他一起过节,迪卢克拎着行李要走的时候,他正在抱着零食看电视。明明和往常一样,可是迪卢克偏偏看出来了一丝孤独。

        “跟我一起回家过年吧。”迪卢克就这么不分由说的将人扯上了飞机,凯亚就这么跟迪卢克去了莱艮芬德的庄园。迪卢克的父亲很温柔友善,家里的女仆跟他们关系也相当亲密,大家一起聚在桌子上吃饭,凯亚第一次有了过年的感觉。

         有人陪着,真的挺好的。

         迪卢克的父亲也是商业场上的常胜将军,看人轻轻松松。凯亚确实是个相当温柔的好孩子,自己家儿子根本藏不住的心思也不需要他去看破。父亲干脆给二人了一个契机,最后假期结束回到出租屋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是确认关系的恋人了。





        这下迪卢克终于有了管束凯亚的权利,凯亚常去的酒吧都认识了那位蓝发帅哥后面跟着的看上去脾气不太好的少年是他的男朋友,凯亚千年修炼的脸皮也撑不住所有人的调侃,每次也只能很早就放下酒杯带着自家还在看书的男朋友回家。

         凯亚也真的很像猫猫,有时候半夜写完了稿子,早上迷迷糊糊起来给不用上课的迪卢克做早饭。迪卢克吃着吃着就看见凯亚已经窝在沙发上又睡着了。哄着人起来吃两口,然后就缩到迪卢克怀里睡。虽然迪卢克比凯亚年纪小,但是凯亚却小了迪卢克一圈,手脚也容易冰凉,迪卢克也就一边捂着自家男朋友一边处理作业和功课。凯亚偶尔中间醒过来,从被子里把手伸出来摸摸迪卢克的脸颊,扯扯对方红色的卷发,声音哑哑的问对方是不是被压麻了,想要出来,迪卢克就把蠢蠢欲动想下来的凯亚接着扯回来,凯亚身上总有淡淡的嘟嘟莲的香气,抱着像个又软又香的抱枕,迪卢克低头亲两口都不会反抗。

        真可爱......迪卢克把宝贝猫猫抱紧,继续看床桌上电脑播放的网课。

        平日里凯亚都是嘴强王者,事实上到亲密接触的时候要面子的紧,很少能让迪卢克尝到甜味儿。加上迪卢克还没毕业,凯亚拿着这个为理由,两个人到亲亲脸颊就卡死了,下一步说什么凯亚都不点头。凯亚困的时候就不会反抗迪卢克贴贴,迪卢克自己还挺喜欢的。






        凯亚吃主食吃的很少,反倒是没用的零食不断,体重说什么都上不去。

         小时候的凯亚没有父母陪伴,保姆照顾的并不周到。当保姆放下做好的吃的离开,凯亚不想吃就一点都不会动,三餐不规律。后来写小说,作息也不规律了,黑白颠倒,吃食就更差,他辞退了保姆自己做饭吃,基本是什么时候想了什么时候自己去做,按他的话来说,饭桌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吃饭没意思。

         最后导致现在胃差的离谱,还爱喝酒,人不瘦就怪了。迪卢克干脆三餐都跟凯亚在一起,终于算是正规了对方的就餐,可是对方做一大堆,吃的依旧很少,饭基本上他乐呵呵看着自己吃下去的。

        迪卢克狠心挑了一天大扫除,把凯亚压箱底的垃圾食品全部丢了出去。辣条,薯片,饼干,果冻,还有各种奇怪的零食。凯亚也不想阻拦,心想小孩子嘛,总归心是好意,大不了以后自己偷偷屯回来就好了。

        紧接着冰箱的汽水和啤酒全部变成了酸奶,咖啡也是换成了纯果汁和牛奶,凯亚半夜出来想找点提神的,最后端着一杯热牛奶崩溃的坐了回去。

         “我觉得,迪卢克,我需要我的零食给我灵感。”凯亚靠在迪卢克房间的门框上,相当不满意的把一盒果汁丢到迪卢克怀里:“我已经好久没喝酒了!我的胃病没有那么厉害!”

         迪卢克显然不会妥协,他把自己的恋人拎到秤上,指了指上面的数字:“除非你给我健康的增重十斤,不然没商量。”

        “?”凯亚想逃跑,被迪卢克拦着腰一把抱了下来:“明天开始跟我一起去锻炼,早上起不来咱们就下午去。”

         “我不!我对我的身材很满意!”凯亚踩着迪卢克的毛绒拖鞋,把在自己腰上乱摸的手拍下去。

          “......”

          迪卢克•莱艮芬德,作为酒业大亨的独生子,未来酒庄的继承人,打电话给自家开的酒吧。很快,一整套调酒工具就从璃月的分店被送了过来。

          迪卢克亲手调酒,第二天,凯亚就穿上了运动服加入了迪卢克的夜跑。迪卢克调的午后之死比他去过的任何一家酒吧都好喝,迪卢克答应如果他坚持锻炼每周可以给他调两杯。草,酒好好喝,自己男朋友调酒的时候也好帅,凯亚一边迈动缺少锻炼的可怜小腿,一边努力调整气息跟上迪卢克的脚步。

         “你,你......等等我......”凯亚捂着腰停了下来:“迪卢克!”

        迪卢克为难的看着自家缺少锻炼的心上人,跑回去站到凯亚面前去扶他:“凯亚,你还好吗?”

        “你,你,你......跑的太快了!”

        “抱歉,”迪卢克把自己的毛巾摘下来给凯亚擦汗:“让你一开始就跟着我确实困难了。”

         凯亚终于喘上气,站直身子有些无奈:“要不我们分开跑吧,别耽误你锻炼。”

         “不可以!”

         迪卢克认真的把毛巾挂回自己的脖子上,然后拉住了凯亚的手:“现在接受不了那么快的,我就陪着你慢慢跑,或者先竞走也行。”

         “总之,我们得一起。”

         凯亚噗呲一声笑了出来,任由迪卢克拉着自己走。

          “你那么喜欢我啊?”

          “当然。”少年的耳垂跟头发红成一个颜色。

          “我也挺喜欢你的。”自己死气沉沉的生活被一个小太阳点亮了,凯亚喜欢粘人的伴侣,小时候太孤单了,迪卢克热乎乎的手心暖的他一塌糊涂。

        自家小朋友立刻闷着头往前使劲走,完了,凯亚被拉着往前,心想,这是害羞了。





我觉得剩下的吧,没啥

但是老福特不这么觉得

我不想把贴贴的甜饼改到没有灵魂

这样,不能看的就甜到这里

能的咱们去wid4628393

没有车,真的没有车,这就是一篇工业糖精



好了,修复了,大家可以看啦!




心态崩了,真的崩了




【作者叭叭】给亲友的奇怪小甜饼,不捉虫了,困

评论(47)

热度(857)

  1. 共5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