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文章不许转载,快手抖音lofter都不行,谢谢

【离达】救命!鸭头被拐跑啦!(终)

 鸭头性转现代设

所有执行官相关均为私设

角色属于mhy,ooc,不,OOC(够大了吗)属于我,追妻火葬场了这属于(大概)

ps:团宠少女达,我喜欢娇滴滴的大小姐不行吗!

故事前篇见合集|•'-'•)و✧







       显然,两个人的聊天并不顺利。少女认定了两个人的相遇相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达达莉亚盯着钟离看,眼睛里不是怀疑就是嘲弄,任凭钟离如何解释,再染不上半分暖意。

        钟离也清楚这件事情,他知道,如今再多的解释都只是画蛇添足。可是至冬的小狐狸已经竖起来了全身的警戒,他任何一步举动,都有可能让对方彻底消失在他的眼前, 他知晓她是有这个能力的,对方可是至冬女皇最亲的眷属。

        他很少如此急躁,害怕,运筹帷幄的摩拉克斯跌下神坛,遇见的第一个困难,就是这个异国的少女。钟离,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不可能拥有或者使用摩拉克斯的手段,更舍不得将那些黑暗加之达达莉亚身上。

        达达莉亚是他遇见的第一束光,他不可能冒着将其摧毁的危险重新拥有她,如果达达莉亚真的出了什么意外,估计他会是第一个发疯的。

        可是哄一个女孩子,是钟离更加不会,并且从来没做过的事情。他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出一块宝石的年份,品质,价值;但是面对达达利亚,他剩下的只有手足无措。

        “从普遍理性而言,摩拉克斯的身份是璃月最高的机密,我确实……”

        “这一点我当然理解,”达达莉亚打断了他的话:“国家的利益永远摆在自己面前,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如果女皇需要,【小姐】可以随时献上属于她自己的一切,包括性命和灵魂。”

        “所以说我才更加无法接受隐瞒身份接近我的你,摩拉克斯。”

        “我忍不住会去揣测,你是不是奔着我的身份来?又或者是你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一些什么?我已经给不了你属于一个恋人之间的信任了。”达达莉亚痛苦的指了指额头:“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做噩梦,梦见你在我这里得到了什么之后,转身回去,又成了高高在上的摩拉克斯。”

        “你不是一直最注重契约的吗?”少女有些凄厉的声音,好像狠狠地给了钟离一记耳光:“你给不了我安全感,我也给不了你信任,这样的恋情,真的,还公平吗?”

        “你站在我家门口,我见到你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已经不是想你,欣喜或是委屈。”达达莉亚把结账的钱放在桌子上,拿起包起身,居高临下的看了钟离一眼:“我觉得你很可怕,如果是战场上的对手,我会很兴奋;可惜你当时的身份是恋人。”







        达达莉亚走了。

        她怕再多留一秒就会哭出声来,那样的话就实在是太丢人了。

        她可是达达莉亚,怎么可以那么优柔寡断。

        她站在巷子的深处,眼泪啪嗒啪嗒落在手机屏幕上,哥哥叫她回去,哥哥说会介绍别的男孩子给她。

        可是她就是好委屈,鼻尖酸的厉害,也不想走路了,靠在墙上低着头愣神,让眼泪没入围巾,或者直接砸在雪地上。她第一次觉得至冬的冬天如此冷,不然还没站一会儿,为什么就已经僵的厉害。

        突然一双手伸过来,捧住了达达莉亚沾满泪水的脸。钟离无奈又自责的声音从头顶传过来:“站在这里哭的话,脸会疼的。”

        “不要你管!”达达莉亚去掰钟离的手,掰不开,恨得在对方手腕上抓了两下。

        “你就非得欺负我吗?”

        这段时间的压力,烦躁,猜疑,混杂着对面前这个家伙的思念。达达莉亚终于憋不住了,彻底哭了出来。

        “呜呜呜呜你骗我,还调查我,你就,你就是利用我……我很傻是不是?又傻又天真,你赢了,你赢了!你别碰我!呜呜呜呜钟离,你个混蛋!!”






        钟离第一次看见达达莉亚哭成这样,那眼泪和决堤了一样。他掏出手帕来都擦不干净,又怕小孩把脸哭坏了,站在上风口挡着冷风,一边擦眼泪一边等小孩哭过劲儿。

        按照他为数不多的经验(带孩子),这个时候的人是听不进去别人的话的,非要等哭过劲儿。主要是这个时候的自己着实不会哄,手绢湿透了,就开始掏纸巾。

        很快,不,不是达达莉亚停住哭泣了,是翁儿哇儿乱叫的警车来了。







      看来是有人听见巷子里的哭声,报警了。







      若陀这辈子也没有这么无语过。

      他以为他们的任务结束了,皆大欢喜的结局,先不说回去璃月有没有庆功宴,今天晚上怎么也应该好好放松一下?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要在如此寒冷的天气裹上自己的棉大衣,去至冬国的警察局捞人。

        “猥亵少女?摩拉克斯,你可真是给我长见识了!”若陀的嗓门本来就大,小小的拘留室里,回音震的人嗡嗡的。

        噗,坐在桌子旁边裹着毛毯喝热可可的少女没忍住,轻轻笑了出来。若陀看见刚才还若有若无丧着的,靠墙站在阴影里的男人,眼中一下露出光芒来。

        ……这就是至冬国那位?

        这俩人,待遇差的有点大吧?

        一个相当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玩味的瞅了瞅钟离和若陀,最后走到少女旁边,拍了拍她的脑袋。

        “至冬国执行官被人猥亵?十一,你真是……算了算了,没有怪你的意思……”丑角嘴里的话还没说完,达达莉亚就抬头瞪了他一眼。这位凶神恶煞的小疯子平日里还能吐槽两句,现在明显刚哭过,自己再逗,可能一会就要打起来了。

        “你就是摩拉克斯?达达莉亚的小情人?介绍一下,我是愚人众执行官【丑角】”丑角笑盈盈的盯着角落里的男人,仿佛并不在意这位曾经是璃月最高的掌权人:“谈判都已经结束了,还抓着【小姐】不放干什么?”

        “达达莉亚确实长的好看……是没玩儿够?”男人笑的轻挑,他挑起来少女的下巴,被达达莉亚厌恶的躲开,也不恼火,把目光转回钟离身上:“还是没尝到嘴里,舍不得?”

        回应他的,是迅猛的一拳。丑角勉强挡下,但是他清楚听见自己手臂被震碎的声音,怎么说,最轻也是骨折吧?

        他倒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依旧乐呵呵的盯着眼前似乎是恼火的男人:“摩拉克斯如此易怒?倒是和外界传闻不同。”

        “我已经不再是摩拉克斯,还有,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钟离的眼睛里闪着杀意,一双瞳孔细的像璃月的古龙一样。

        “噗,哈哈哈哈,那好。”男人手臂软绵绵的垂下去,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他的心情:“赎人要认识的人来赎才生效,既然您说您不是摩拉克斯,那么可能要委屈您多受几天牢狱之灾了。”

        “你!”

        “若陀,够了。”钟离拉住要发火的若陀,盯着丑角,仿佛他并不是什么阶下囚,反而是帝王一般:“无妨。”

        “达达莉亚,你说呢?”丑角看热闹似的问旁边一直喝可可的少女,少女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死盯着钟离。

        “没必要,让他走。”达达莉亚把目光收回来,把杯子递给丑角:“还要。”

        丑角无奈的示意旁边的手下去给这位大小姐冲可可。

        达达莉亚厌恶繁杂的人际关系,厌恶如此混乱的情况,她现在只想躲开钟离。面对这个家伙,她引以为傲的果断全成了放屁。

        “那,这位……钟离先生是吧?”丑角偏身,让开出门的路:“既然她说了不追究,您请吧!”

       “达达莉亚,我送你回家。”钟离脸色柔和下来,伸手悬在半空,眼巴巴的盯着裹着毯子不说话的少女。

        “小姐,怎么说我也是为了你负伤了?都不准备跟我去喝一杯吗?”丑角阴阳怪气的插了一句。

        “你又感受不到疼痛,要是心疼手术费,我不介意把你送到【博士】那。”达达莉亚居然伸出来了手,轻轻搭在钟离的手上,借力站了起来:“我跟他还有事要说,快点,我的可可呢?”






        妈的真就女大不中留呗?看着少女坐上了钟离的车,开着钟离车来的人——若陀,在冷风中颇为无语的,跟丑角对视一眼。

        居然有一丝惺惺相惜在里面。






        达达利亚要了这杯可可,就对了。

        冬天的夜晚来的很早,她坐在后面,捧着可可望着窗外。靠着一小口一小口抿,无声打断了钟离所有的话。

        钟离从后视镜看着女孩儿,把车开的很稳。一直到达达莉亚楼下,他下了车,眼巴巴的盯着达达莉亚看。

        “就算我不同意,你也有的是办法进去,还不如我主动邀请,是吗?”达达莉亚看了钟离一眼,默认答应了对方无声的请求,两个人一直沉默着上了楼,直到达达莉亚开开门,并且侧身让钟离进去。






         钟离把外套挂在玄关。屋子他也进来很多次了,这次是比第一次更加拘谨,他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比老师上课时的小学生更加笔直。

        达达莉亚也不理会他,自顾自的点灯,收拾她的东西。然后无视钟离的出声呼唤,上楼。

        钟离搓了搓手,无助的坐在那里。他现在什么也不敢碰,达达莉亚的气还没消下去,他不想再惹火对方。而且两人到现在都还没吃晚饭,钟离更希望至少点个外卖什么的。但是又担心自作主张,达达莉亚会更不领情。

        他掏出手机来问若陀,他的好兄弟,然后发现自己被拉黑了。

        孤立无援,身经百战的摩拉克斯第一次如此恐惧孤身奋战。

        达达莉亚下楼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钟离依旧在原地“坐军姿”,而且头望着窗外,脑子里想事情。







        所以他回头的时候,冲击绝对不小。

        达达莉亚穿着浴衣,刚洗完澡,头发吹干扎了起来,露出独属于至冬白皙的皮肤,穿着拖鞋下的楼。

        少女什么也没说,直接关上了灯。外面的光映进来,钟离看见少女踢掉拖鞋,走过来,直接坐到了钟离的腿上。

        钟离还没有来得及分辨达达莉亚的神色,嘴上一软,达达莉亚直接亲了上来。

        而且不只是亲了上来,少女生涩的抱住对方的脖颈,加深这个吻。

        “够了!达达莉亚,你这是在做什么!”钟离将人拉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线的问题,达达莉亚那双星星一样的眼睛一丝亮光都不剩。

        “你不是,没尝到,不甘心吗?”达达莉亚轻轻皱着眉头,试图把自己的手腕儿从对方的手里抽出来,她已经对两者的实力差别认识的很到位了。象征的挣扎了两下,干脆也就不挣扎了:“是不是……”

        达达莉亚伤人心的话还没说完,钟离干脆扣着对方的头亲了回去,堵上了那张柔软的小嘴。

       那个吻不再是往日的克制和温柔,钟离发泄似的侵略达达莉亚的口腔,甚至他感受到达达莉亚害怕的挣扎都没有停下,这个缠绵冰凉的吻一直持续了很久。他松开的时候,达达莉亚只能抓着他的衣领喘气,眼里除了迷茫和生理泪水,终于带上了几分钟离舍不得她有的恐惧。

        “还……还要继续吗……”达达莉亚话都说不利索,她撑着自己的傲骨,倔强的不肯承认,但实际上她整个人都在发抖。

        达达莉亚在装自己玩儿的起,但是她根本就不清楚这件事情根本就装不来。钟离心疼的想揽住她的腰,怕她坐不稳摔下去,胳膊刚刚接触到就吓得少女整个人一颤。钟离这才发现自己刚刚被恼火冲昏了头,吓到了,还是把她吓到了。

        “达达莉亚……我真是败给你了……”钟离把自己的西装脱下来裹在达达莉亚身上,确保把人裹严实了,再狠狠的把人嵌进怀里:“没必要听旁人说什么,你为何就是不信我喜欢你这件事呢?”

        为什么?达达莉亚也不知道。她被钟离紧紧抱着,悬空的两只脚尖在空中蹭了蹭,然后无力的垂下。

        如果一开始见面,就知道钟离是摩拉克斯,这段恋情达达莉亚会进行得相当自豪。看,摩拉克斯唉,我的恋人!对方的身份不会给这个自信开朗的女孩儿压力,不如说,达达莉亚甚至可能觉得,自己强的连摩拉克斯都能征服,会高高兴兴的跟所有执行官前辈们展示。

        但是对方的身份是散兵,是女士告诉她的,这份隐瞒就变成了刻意的接近。她一心一意信任的,想要照顾的普通人,变成了另外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她开始无措,开始恐慌,甚至担心这份不知道是否夹杂政治目的的恋情会不会给她信仰的老师带来负面影响。

        说到底,达达莉亚也只不过是一个本土生的,被家人和同事们宠着长大的小公主。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并不像那些前辈们那么攻于谋略,她才更担心自己的这份缺点会不会成为伤害女皇的利剑。

        钟离把腿脚都软得厉害的少女抱回房间,让她乖乖把衣服换好。自己则拿了对方的钥匙下楼,去那个熟悉的便利店给达达莉亚买吃的。






       从便利店回来,少女自己坐在了沙发上等自己。两个手揪着自己的睡衣,满脸写着别扭。钟离把袋子放在桌子上,有些好笑的揉了揉对方的头顶:“别闹别扭了,先吃饭。”

        “你到底清楚不清楚我们在分手唉!”达达莉亚嘴上说着,却伸手去翻袋子,如愿以偿的找到了自己心爱的三明治和零食,毫不客气的打开三明治狠狠咬了一口。

        “吃饭要紧。”对方好像又变成了那个万事不急的钟离先生,顺手把牛奶插好了给对方递过去。达达莉亚瞪了钟离一眼,还是伸手接了。

        “你的顾虑我大概懂了。”钟离温柔的坐到达达莉亚旁边,在达达莉亚弹起来挪走之前抱住了达达莉亚,把头埋进对方还满是洗发水香气的柔软假发里,声音不容拒绝又带着几分讨好委屈:“对于隐瞒我身份这件事情,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是我的错,对不起。”

        “但是我真的喜欢你,不掺杂任何政治利益,作为钟离的,对达达莉亚的喜欢。”

        “我会卸下所有摩拉克斯的担子,除了璃月作为底线,以后作为钟离生活。而作为钟离……”

       “我爱你,所以,达达莉亚,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嘛?”

        小姑娘容易被成熟大叔,啊不是,成熟帝君拐走,是可以理解的。

        达达莉亚从我爱你那仨字儿出来一个,咀嚼都忘了,傻乎乎的盯着三明治发呆。

        钟离这儿在楼下勉强跟着便利店店员学的情话可是说不出更多了,璃月人本就含蓄,自己给自己也羞的够呛。不过达达莉亚跟脸面比,当然是达达莉亚重要。

        抱着人期期艾艾等回复,却发现小孩儿整个呆住,过了好久才挣扎了一下,从对方怀里挤出来,捏着可怜的变形三明治,一双大眼睛盯着他看。

        “你要是还是害怕,就慢慢来。”钟离柔声,两只手包住达达莉亚摧残三明治的手:“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我很抱歉,咱们确实进度太快了,我以为你是至冬人,这方面就……是我心急了,咱们慢慢来,我等着你放心,认识到我对你的爱,愿意彻底翻过这件事,好嘛?”

        钟离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他可以等待对手露出破绽等待数年,也可以独自一人度过无数黑夜白天。对恋人,钟离也愿意静静的等她重新拥抱自己,不过,耐心不等于他还能忍受孤独。

        他到今年为止,为璃月贡献了二十年。今后的时间都是达达莉亚的,所以说等久一点也无所谓。不过他独行太久了,他受不了温暖了自己的小狐狸离开自己,他需要,也是必须,让小狐狸一直属于他。

        小狐狸无措的歪了歪头,最后只能点点头应了下来。达达莉亚舍不得钟离,她清楚,钟离的细致体贴,钟离的温柔,钟离占有欲,她都很喜欢,更何况初恋哪是那么容易放下的?她想理智帅气的拒绝,最后却只是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要是……要是女皇同意,我就答应。”







        漂亮,钟离恍惚觉得当年七执政选拔,他就应该开局就弄死冰皇。






        他觉得达达莉亚有点儿或许依赖女皇了,凝光那丫头处对象的时候也没说过他同意她就同意啊?哦,她处的是本国的。

        钟离有点酸,作为一个培养出璃月七星的男人,他当然清楚手下的忠诚是多么必不可少,当然,要是小时候把达达莉亚带回去培养的是自己就更好了。

        当然,他尊重达达莉亚,嗯。

        反正对方还欠自己一个人情。







        璃月老龙算盘打的啪啪响,过了没几周就接到了自家女朋友要相亲的消息。

        ?钟离整个人愣了许久,才反应过来,对方的长兄,好像,不,他就是非常不待见自己。

        自己打晕达达莉亚后对方的反应还历历在目,钟离这边所有人都归航了,一时之间连个帮忙解释的人都找不出来。

        尤其若陀,那晚在冰天雪地里还打不到车,自己走回宾馆后,已经单方面解除他们友谊的小船了。

        达达莉亚满脸不在乎的在太阳下晃着摇椅打盹,旁边钟离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了,要是活个六千岁,他可能就能处变不惊了。

        “就是我哥给我安排的相亲舞会而已,我应付下就跑,我哥不会难为我的。”达达莉亚有些好笑的看着自己沉稳的钟离先生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反正在我家后院儿,还能出什么危险?”

        被那群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至冬青年才俊围观才是最大的危险!达达莉亚不着急是因为达达莉亚不会喜欢上他们!谁能保证那群人里有不瞎的喜欢上达达莉亚?

        “我劝你不要有什么去参加的想法,”达达莉亚一边摇椅子一边瞅了瞅自己的指甲,呜呜呜呜,好想凯娅,不行,过两天得叫她出去玩儿,这两天的破事儿都烦死了:“我家所有的人都记住你了,冬妮娅和二姐不在家,当天在场的家人中男性占百分之八十,而这其中,”

        “百分之百都想和你切磋切磋。”

         那是切磋吗?就,他能,不,他敢还手吗?钟离脸上生出沉思和为难,许久,试探的开口:“会看在是你男朋友的份儿上下手轻一些吗?”

        达达莉亚伸出一根手指,无情的冲他摇了摇:“对不起哦,我还没跟他们说咱们复合呢,而且你现在是预备男友,还没转正呢!”

        四舍五入他还是前男友,他要是来,托克会放狗咬他吧?一定会的,这是自家弟弟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亲口说的。

        “放心啦,钟离先生。”达达莉亚看钟离的脸都僵住了,才从摇椅上下来,凑到钟离旁边用两只小手捏了捏他的脸。

        “愚人众也一群人要打你呢!不过我一个人把想跟你切磋的都提前干趴下了!”

        钟离把那份难以言喻的眼神放到了自家娇俏的小女朋友上,最后叹息一声:“让我看看手。”

        “我用武器了,没打红!”达达莉亚伸手展示自己雪白的手指。

        主要是,外人再多钟离都无所谓,达达莉亚的家人才是他足够头疼的。他自幼独身,只当长辈养过下一代,没和长辈相处过,更何况自己想把小孩拐回璃月……







       他想了想,如果有个混小子,过来跟自己说,他要把胡桃拐到别的国家去……

       拳头硬了。






       所以说,晚上的舞会,钟离还是收拾好自己的形象,带着一堆礼物去了。

        既然不可避免,那就直面。

        看着别人都是本着欣赏认识的原则,而面前这个拎来一堆东西颇像是在下聘礼的家伙,大哥的拳头也硬了。

        先不提别的,钟离的所有硬件都无可挑剔。这位一到场,旁边的小男孩儿瞬间就不够看了,而且自家母亲眼睛亮晶晶的,显然也很满意。

       个屁,她看女婿她当然满意,她看二妹对象就这眼神儿,自己这个嫁妹妹的能一样吗?想起来这位摩拉克斯的所作所为,他恨不得现在就给对方带着笑容的脸上来一拳。

        “哥?”达达莉亚出来就看见自家大哥在那里散发低气压,转头就看见自己父母跟钟离相谈正欢。

        ?

        达达莉亚没想到钟离还真来了,就这么宣示主权似的见家长了?旁边的大哥看着自家穿着小礼服华丽丽精致可爱香喷喷的妹妹,默默咽下辛酸泪。

        钟离聊着天,一边应付着未来岳母大人的查户口式儿询问,一边还要应付未来岳父时不时的发难,直到听见人群中有人轻呼才分神看了那边一眼。

        他看见达达莉亚穿着漂亮的裙子,头发编起来,冲着他笑。明明服饰不一样,钟离眼中的达达莉亚还是跟他们第二次相遇那次隐约重叠。

        “嗯?笑什么?”钟离眼里含着笑意,对着达达莉亚说,明明隔着很远,达达莉亚却听明白了这句话。

        “总感觉先生一身西装……跟我还挺配的,老爸老妈,我先带他走啦!”达达莉亚快步过去,一把拉住了钟离的手。

        母亲笑的充满调侃之意,父亲只是无奈的点点头。达达莉亚感觉自己像是在逃婚,拉着钟离扯着裙摆,跑到自家无人光临的后花园。

        “就这么把我拉出来,你不准备继续你的相亲了?”

        “无所谓,感觉你今天好帅,别在大厅待着了,多无聊。”

        “你今天也很漂亮,不过这么没礼貌的出来,会给岳父岳母留下坏印象。”钟离捏了捏小姑娘的鼻尖:“你不喜欢就在这儿等等我,起码应酬完,我就来陪你。”

        “你把我父母想的太古板啦,”达达莉亚忍不住的笑:“他们既然还愿意跟你聊天,就说明他们不讨厌你。”

        可是你哥讨厌我……钟离默默把这句话咽进肚子里。

        仿佛看穿了钟离的估计,达达莉亚拍了拍胸脯,笑吟吟的说:“我猜你可能来,我把弟弟们都送到外婆家啦,我哥看在我的面子上都不会为难你的!”

       “你啊……”钟离无奈,不过也打消了回去的念头:“那你把这个穿上,外面太冷了。”

        “花园这不是有棚嘛?”达达莉亚被裹了起来,虽然嘴上反驳,还是紧了紧身上钟离香气的外套。








        “今天也算我擅自见了家长,达达莉亚,请问,我现在可以转正了吗?”钟离被达达莉亚牵着手在自家温室花园闲逛,不过到底是至冬的冬天,撑死也就是一片叶子,花是一点儿都没有。

        “好心急啊,钟离先生。”离两个人的争吵撑死刚过去一个月,达达莉亚的小高跟鞋在鹅卵石的小路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从声音来看,对方心情显然还不错。

        “因为是你。”钟离攥紧两个人本就拉着的手:“我承认,我有危机感了,我不想让你相亲。”

        “嗯,正确的回答,然后呢?”

        “今日份的,我爱你,达达莉亚。”

        “啊呀呀,被钟离缠上了,可就什么办法都没了呢!”达达莉亚跑到钟离面前,笑嘻嘻的说:“不过嘛,考察期还没过,继续加油,再接再厉,等我什么时候心情好了,没准就把你转正了呢。”

        说罢转身就要往前跑,钟离手疾眼快,一把把少女拉住,扯回怀里。

        “好,”钟离像是发誓一样在达达莉亚的额头落下轻轻的一个吻:“契约已成。”






【作者叭叭】我还是舍不得,虐钟离先生呜呜呜呜呜

五万血的先生给我的安全感太棒了,鸭头你要感受先生的爱,所以再拖个三年五载的答应他听见没?

评论(21)

热度(561)

  1. 共4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