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

文章不许转载,快手抖音lofter都不行,谢谢

【枭羽】救命啊我哥自己掰自己!

私设现代枭羽

巨量ooc,我流须弥甜草饼

避雷!必须能接受一个表面面瘫,内心活跃,脑补过度的迪卢克






       迪卢克进来的时候,凯亚还没睡醒。

       男人穿着个宽松的衬衣,半梦半醒似的给迪卢克开了门。叮嘱完他想看的信息全部在桌子上后,抓了抓头发,回房间接着睡觉去了。

       “要是有事儿直接进来叫醒我,我撑不住了,昨天凌晨三点多才睡的。”凯亚把卧室门带上,找自己厚实的被子继续会周公去了。

        迪卢克也没客气,直接坐在了桌子旁边,打开了桌子上的办公电脑,点开了桌面上的文档。





       克里普斯老爷也不清楚自家两个引以为傲的儿子怎么养成这种德行的,明明两个小孩儿一样的待遇一起养大,小时候自闭乖巧的凯亚成了蒙德警局交际一枝花,自家从小跟有社交牛逼症似的亲儿子迪卢克却长成了垮脸不高兴总裁。

       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应该就是收养了凯亚,不然迟早被自家逆子气死。自从迪卢克把凯亚明讽暗刺的逼走,每天看着自家显然也在后悔的儿子,克里普斯老爷在被气出心脑血管疾病之前踏上了全球旅行的飞机。

        起因是自家乖巧嘴甜的小儿子突然背着全家人报考了警察专业,本来自己是本着无奈的怀柔政策的,没想到迪卢克自从听说了干这一行有可能有生命危险,那个嘴就跟让臭豆腐糊上了一样,没有一句好听话。






       凯亚再怎么好脾气也不能一直忍受迪卢克翻来覆去说自己不行,大学毕业了就搬了出去,从小少爷成为了朝九晚五的普通上班族。迪卢克也没想到自己会气走弟弟,小脸更黑,已然跟小说中那种二逼总裁差不多了。天天梗着头死活道不出来歉的迪卢克只能无奈的和警局合作,反正警局代理局长是古恩希尔德家小姐,跟自己算是旧识,双方合作共享消息,一来提高效率,二来也是方便照顾自己弟弟。

        这也是迪卢克为什么会过来他这里看资料的原因,虽然明面上是防止电脑被黑消息走漏,事实上只是因为自己弟控非要隔三岔五看看弟弟才放心。

        自己看了没有几篇,电脑qq私信叮当乱响,他点开一看,是诺艾尔给凯亚传过来的文件。

       那个温柔胆小的姑娘迪卢克有印象,自己有一次来的时候还遇上小姑娘来给凯亚送干洗的衣服。她好像负责很多类似的杂事,但是看见对方手里凯亚从来都不让别人碰的眼罩,迪卢克的额头还是青筋狠狠跳了两下。

        事实上凯亚只是不喜欢别人碰他戴在脸上的眼罩而已,摘下了就是普通的布料罢了,迪卢克却因为这件事又生了好几天气,埋怨凯亚要是愿意搬回去就不至于让一个外人插手这种私密之事。

       他清晨的好心情如今又消失的差不多了,喝了一口凯亚提前给他摆在桌子上的速溶咖啡,没忍住点了进去。






       世界观和格局,在一个明媚的周六,彻底崩塌了。






        “凯亚队长,你要的文件我给你发过去了。有事再叫诺艾尔哦?”少女传过来三个文件包,然后qq头像就暗了下去,估摸着是有事出去了。

       迪卢克点了进去,却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他们追查的逃犯的信息,而是小说。

      《霸道总裁的落跑警察小娇妻》?这都什么和什么啊?迪卢克刚想关上,却被对方第一行的‘凯亚’两个字吸引了过去。这居然是一篇以凯亚为原型的无脑恋爱文,而且对象居然是,自己?

        迪卢克颤抖的心,颤抖的手,忍不住开始读了下去。

{迪卢克没忍住皱了皱眉头,看着粘过来的凯亚,心里又别扭又柔软。果然自家小娇妻只有在喝醉了才会乖巧一些,看着因为酒精而迷糊变得更加可口的凯亚,迪卢克扯出来一个邪魅的笑容,把凯亚抱起来温柔的扔到床上,然后伏身压了上去......}

        这都什么和什么?先不提他到底有没有邪魅的笑容,凯亚可是从小到大的酒精免疫千杯不醉,在凯亚失去意识前估计膀胱就会和胃一起爆炸。还能跟下文一样,软糯糯的叫自己哥哥,并且主动把【这是一句老福特不允许的描写】往自己手里塞?

        等等?他在想什么?他下意识把自己的手在衬衣上蹭了蹭,该死的,他居然有点期待?期待什么?

        万幸这个文并没有往更进一步的18禁方向前进,迪卢克跟中邪了一般,一个上午过去了,他居然把这篇“又臭又长”的恋爱甜文全部看完了。草草把要看的正经文件拷贝进自己随身u盘,现在他是看不进去这种东西了,他脑子里被刚刚的剧情雷的一片浆糊,远远望过去他背着光瘫坐在椅子上,跟被掏空了一样。






        凯亚开门出来的时候看见这副德行的迪卢克,要不是自己昨天还看了晨曦股票走向,他都能以为迪卢克背着父亲把来艮芬德家族产业干破产了。

        “还没看完嘛?”凯亚揉了揉眼睛,凑到迪卢克旁边看了一眼,电脑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打开。那迪卢克在做什么?发呆嘛?

        迪卢克没想到凯亚会凑过来,宽松的白衬衣勾勒出【这又是一句老福特不允许的描写】,和小说里的剧情重合。迪卢克的瞳孔猛然一震,一下子弹了起来,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话。           

         凯亚迷惑的起身看这位明显不对劲的兄长,兄长的目光却控制不住黏在对方精致的锁骨上,甚至有顺着领口向下滑的趋势。





        他几乎是逃跑似的离开了凯亚的出租屋。





        自己的弟弟不太对劲。

        迪卢克彻底被那本小说洗脑了。

        凯亚为什么会看这种小说?还让手下特意找了发给他?

       两个从小一起长大裤子都可以混着穿的兄弟,哪怕不是亲的,也是感情相当好了。再说两个男生也没什么好避嫌的,凯亚甚至少年时期夏天跟迪卢克去海边游泳,还在公共澡堂一起洗过澡。而且凯亚一向穿着随性甚至有些……迪卢克除了觉得有些出格失礼,也没觉得有什么。

        可是眼下全都变了。

        他回想自己弟弟每次开门都是“衣衫不整”的,桌子上放着给自己的咖啡包杯子和热水,进卧室也从来不锁门。一直挺正常的操作,在现在迪卢克的脑子里,突然充满了暗示的意味。

       难道?凯亚喜欢自己?迪卢克震惊,可是细细想想,哪里都不对,哪里又都有些对,凯亚小时候没少调侃自己的情感方面,因为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彼此每年收多少情书都心知肚明,他总是喜欢把迪卢克的那份情书一起看了,然后嘲笑那些被迪卢克表象迷惑的肤浅少女们,偶而遇上真心的,也会征得迪卢克同意后提笔给少女以迪卢克的名义回复一封温柔的拒绝信。

        其实追求凯亚的凯亚也会温柔拒绝,他可舍不得温柔的姑娘们为自己落泪。现下迪卢克再细品,怎么都充满了暗恋自己的小可怜委屈又假装无事发生,帮自己心上人回绝狂蜂浪蝶的意味。迪卢克回过神来,又有些别扭的心疼起来,觉得凯亚这种行为又傻又可爱。

        那,凯亚,被自己讽刺了那么久,还搬了出去的时候,心里得多难过啊。

        男人烦躁的一拳打在方向盘上,自己的豪车发出尖锐的喇叭声。吓得路边的行人破口大骂,然后目睹那辆车跟疯了一样一骑绝尘而去。







        凯亚什么也不清楚,他本来还想,既然迪卢克没走,自己午饭是不是要订两份咖喱饭。迪卢克状态显然不对劲,跟中邪了似的,难不成自己电脑上有奇怪的东西?

        可惜,诺艾尔的那个特殊文档被迪卢克删的干干净净,凯亚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事情的原尾,感觉单方面把迪卢克的不对劲往脑后一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







       两个人下一次见面,是莱艮芬德家族名下的晨曦酒吧。迪卢克进门的时候,刚好看见一个醉醺醺的男人正试图抱住凯亚,凯亚满脸厌恶,想推又推不开。

        “你干什么!”迪卢克过去一把把男人拎了起来,将人甩出去了一大截。

        “我们晨曦不欢迎流氓,喝多了也别在这里闹事儿,滚。”

        保安把人丢了出去,迪卢克才回头看被自己护在身后的弟弟。凯亚昏昏沉沉的,迪卢克摸了摸他的脸颊,对方干脆抱着对方的手蹭了蹭,倒在桌面上的睡着了。







         自家弟弟被下药了。

         万幸,只是蒙汗药。

         可惜,只是蒙汗药。

         迪卢克都不知道这淡淡的挫败感从何而来,凯亚已经被他扶着躺在了休息室睡得香甜,甚至做梦还在念叨着午后之死。

        真就一点儿防备心都没有呗?迪卢克无名火起,捏住了凯亚的鼻尖。呼吸困难的凯亚烦了吧唧的一把挥开鼻尖上的手,抱着被子翻身到床里面去了。

        迪卢克不死心,坐在床边,伸手继续对凯亚的小脸把玩。一会儿戳戳额头,一会儿捏捏脸颊,一会扯了扯挂着蓝宝石的耳朵。药物作用下的凯亚困顿至极,烦的无可奈何,挣扎着睁开了一只眼睛,看见了朦胧的一片绯红。

        “迪卢克……”凯亚下意思念了出来,迪卢克心脏跟着砰砰乱跳。

        “傻逼……”凯亚知道旁边人是自家哥哥,但是困的不行,骂了一句根本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的心里话:“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迪卢克听见自己愈发震耳欲聋的心跳声,他忍不住拉住了凯亚的手,可惜凯亚已经沉沉的睡着了。






        他在梦里说出来了下半句话。

        “葡萄酿酒才是王道……”






        这边迪卢克越发石锤凯亚的爱慕心思,而且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不讨厌。从小到大生理上厌男又厌女的他一直只有父亲,艾德琳,以及凯亚可以亲近一些。现在知道凯亚对自己心思不纯,居然还有庆幸之意。

        把粘在弟弟脸颊上的发丝别到耳朵后面,他低头轻轻吻了吻凯亚的额头。他突然觉得凯亚长的好看,平日里没有被发现的貌美这一刻无限放大。他以前并没有在意凯亚的长相,现在靠近了看居然毛孔都没有,脸颊软的像棉花糖,而且凯亚的唇形很好看……

        迪卢克黑着脸“欻”一下从床边站起来,迈着同手同脚的步伐离开。可恶,不能趁人之危,迪卢克到调酒台穿着围裙,把手里的东西泄愤似的摇晃,恍恍惚惚做完,才发现自己调的是弟弟最喜欢的午后之死。

        完蛋,迪卢克悲伤的发现自己也挺喜欢凯亚的。如果未来是跟凯亚一起,也挺值得期待的。可怜自己的父亲,自己两个儿子搅在一起,估计这次真的会被气出心脏病。








       凯亚承认,套话失败还被下了蒙汗药,挺丢人的。但是他还不至于被人把早饭端到床上吃,尤其是被自家一直以来毒舌至极的哥哥“含情脉脉”的盯着吃完饭。

       他咬了一口鸡蛋,在迪卢克的注视下,今天的蛋黄都格外噎人了呢?!

        迪卢克带着凯亚根本没看出来的娇羞,轻轻开口询问:“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凯亚一惊,他知晓自己有说梦话的习惯,但是蒙汗药,那是蒙汗药!鬼知道他昨天说了什么?他连昨晚的梦境都记不太清。

        凯亚在自己引以为傲的大脑里飞速过了最近对迪卢克鸡毛蒜皮上的一篮子不满,飞速寻觅了一个看起来不会直接被迪卢克一拳打死的。

        “我桌上……就那个……迪卢克,你应该少我的喝点咖啡!”

        凯亚别的地方都能凑活,这个咖啡算是被豪门养刁了嘴,从鲜磨咖啡变成速溶粉包,跨度跟从吃满汉全席到吃快餐充饥,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的。

        可是每次迪卢克来,自己恒温热水壶里的水都会下去大半,他都不忍心去算自己垃圾桶里有几包阵亡的宝贝儿。

        那可是他熬夜看文案的灵魂支撑啊?!哪怕是速溶咖啡买的也是顶好的,自己本来整的就不多,喝酒就要花去大部分,再加上房租水电伙食等等,咖啡算是他目前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奢侈品了。

        迪卢克灌田似的,他有点舍不得,倒是又不好意思说。但凡吐槽一点,估计迪卢克就又要叭叭他不拿家里的生活费不干坐办公室舒服的工作不怎么怎么等等一大堆事,他可不想被迪卢克又数落一通。

        难不成昨晚自己做梦说出来了?凯亚看着迪卢克递过来的甜咖啡牛奶,试探的发问。






       事实上是因为迪卢克看这瓶是保温桶里热着的,才会在便利店的早餐中选择了它,凯亚的肠胃一向不太好的。

       不过眼下凯亚兢兢战战的猜,迪卢克却满心柔软的点头直接答应。凯亚的话经过了人为滤镜,进入迪卢克的耳朵已经变了意味。

        “啊,哥哥你怎么能喝那么多咖啡呢?咖啡因对身体不好,我会心疼你的!”

        毕竟自家弟弟年幼的时候就是这副粘人又可爱的直球属性,迪卢克的脑补居然合情合理的离谱。眼下凯亚的被人算计都从凯亚自己的不小心变成了对方居然胆大包天敢打凯亚的主意,迪卢克觉得自己应该让那个傻逼受到应有的惩罚。

       凯亚看着迪卢克一会儿柔情一会儿狰狞的眼神,觉得要不还是给父亲打个电话吧,迪卢克可能是忙疯了。






        凯亚说话本来就有一些模棱两可,这是话术家的本能。他总可以给人暧昧的遐想,当然,这貌似有的时候并不是他的本意,主要是这个人长的就有点色情。

        不过自己是没有什么察觉的,自以为人格魅力放光芒的小孔雀,事实上吸引过来的人一半都是垂涎它那华丽的尾羽。凯亚对那种情情爱爱并不在乎,他其实很享受这种把人耍的团团转的快乐,感觉自己像操盘手一样,世人皆为棋子。他甚至很喜欢审问的快乐,所以说才会成为了西风警署的警员。

       但是对于自己的义兄,他还是没有这种想法的。迪卢克这个人太过于认真,逗起来无趣又自找麻烦,当然,如果这个家伙愿意好好的给他调几杯午后之死,他还是认为迪卢克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好哥哥。

        迪卢克从小到大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强大,美丽,自信,并且相当护短。凯亚也因为两人从小一起长大,看见过相当多的能让那些无知少女美梦破碎的片段,比如说躺在自己大腿上死活不愿意去练琴的迪卢克;名义上是酒业大亨长子实际上一杯倒的迪卢克;以及表面上对大家温文尔雅实际上回来之后对每个无礼的家伙都取了绰号的迪卢克。凯亚对迪卢克的认识比克里普斯老爷都深,两个人形影不离长大,迪卢克绝对算得上他最重要的人。

        小时候偶然的机会遇上了法尔伽长官,自己逮来的小偷是被自己套出来的话,长官觉得凯亚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清晰的思路,随口说了一句要不要以后来警局上班,以后审问的工作都交给他来。

       一句算得上是玩笑话,凯亚还真就成功进入了西风警局,并且表现好到让别人瞠目结舌。只不过迪卢克并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只觉得如此危险的职业并不适合凯亚,两个人为此闹了不少矛盾,但是凯亚心里清楚迪卢克是关心他的。

        他当然也十分关心迪卢克了!绝对不是因为八卦哦!

        自家哥哥的反应如此不对劲,怕不是恋爱了?对象是谁?他认不认识?

        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是古恩希尔德家的小姐,他的顶头上司,琴,那绝对算是个大美女啦,有头脑又冷静,而且工作认真。可是琴好像被迪卢克吐嘈过,太爱管闲事。

        自己的好酒友优菈?虽然家世旗鼓相当,可是优菈劳伦斯的性格怎么样看上去啊,都不像是迪卢克会喜欢的,更何况他总不能挖安柏的墙角吧!

        等等,自家哥哥到底喜欢什么样的?






       自从那次酒吧被人下药,凯亚就没有了反抗迪卢克的理由。那辆豪车天天接上他送他上班再绕半个蒙德城回去晨曦大厦,凯亚觉得对方多少是有点毛病,现在油钱这么便宜吗?

        算了算了,人家有钱,人家惹不起。凯亚坐在副驾驶上,咬着迪卢克买来的热狗,吃的香甜。

        迪卢克瞅了瞅旁边乖巧干饭的弟弟,凯亚不是很喜欢吃早饭,如此一来,顺便监督了他。艾德琳听说又能给死活不回来的凯亚少爷做到饭,迪卢克肉眼清晰的看出来凯亚的热狗比自己的大了一倍。

        “迪卢克,你不吃吗?”凯亚不知道迪卢克心里的小九九,安静的车厢里只有他一个人吃饭的声音多少有点不好意思。

        “我到单位再吃就好。”

        “来,迪卢克老板,啊~”凯亚顺手把自己手里说什么都吃不完的热狗递了过去,因为早饭独特的形状,迪卢克张口咬的部分只能是凯亚刚刚咬过的。

        间接kiss!

        意识到这件事情又不忍心回绝凯亚,迪卢克乖乖咬了一口。

        凯亚不是很理解,你脸红个泡泡茶壶啊!吃个热狗怎么你了?你有这么纯情吗?

        心里这么吐槽着,却是带了更加逗着玩的心思:“迪卢克,你怎么脸红了?”

        “……”迪卢克的小猫批脸好像又沉了几度,凯亚乐得直抖,伸手摸了摸自家哥哥的脸:“哈哈哈哈哈,迪卢克,你怎么这么容易脸红啊!”

        迪卢克默不作声,腾出来一只手把凯亚胡乱摸的爪子按下去。

        是的,没错,他在追凯亚。

        大抵是凯亚可能暗恋他多年的这个认知太过于冲击,并且发现自己好像确实也挺喜欢自家弟弟,迪卢克决定这两天正经追下凯亚,总不能指望他表面上嬉皮笑脸实际上面皮儿极薄的凯亚主动表白。

        想到这点,他带着几分纵容的浅笑,揉了揉凯亚头顶,发丝柔顺,他又忍不住rua了两下。

        “乖,别闹。”

        凯亚吓傻了。

        他觉得他哥高低是有一点毛病。

        只有他特别小,刚刚被捡回来的时候,迪卢克显露出过这种无底线纵容的表情。这两天怎么了?他回顾童年呢?

        是不是真的恋爱了?凯亚再也压制不住心里的八卦:“迪卢克,你是不是……”

        等等,这样问太暴露自己目的了。话锋一转,凯亚眨巴着那双星星眼睛:“你对配偶来说,喜欢什么样子的?”

        开始打探自己喜好了,弟弟这是要开窍了吗?迪卢克压制住心里的激动,沉声说:“如果非要说的话……”

        “你这样的。”

        凯亚一口热狗噎在嘴里,喝了好几口牛奶才咽下去。

        什么样的?我?

        凯亚开始努力的分析自己是什么类型的,自己喜欢穿比较浮夸的衣服,迪卢克向来是讨厌的,自己的说话风格迪卢克也觉得油嘴滑舌,自己的……

        他一把把副驾驶的遮阳挡板放下来,后面的小镜子正对着自己的脸。嗯,蜜色皮肤,五官立体,不愧是他啊等等不对,难不成迪卢克喜欢上了一个外邦人?

        外邦人,跟自己差不多……

        戴因?

        金发男子本来在遥远的一家便利店买关东煮,幸亏他及时转身了,要不这一锅关东煮都得因为他的喷嚏遭殃。






        没有想象中的娇羞和脸红,身边的人突然对着镜子孤芳自赏起来了,迪卢克不太明白,但是迪卢克隐隐感觉不对。

        “算啦,你喜欢就好。”凯亚拍了拍迪卢克肩膀,正好车也到目的地了,他下车高高兴兴上班去了,留下一个迷茫的迪卢克原地沉思。






        迪卢克又叫他一起看电影。

        凯亚不太清楚为什么要叫自己,两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看电影的?

        怀里被塞了一桶偌大的爆米花,看着空无人烟的电影院,凯亚再一次扼腕自家哥哥的败家。

        “我包场了。”

        这可能就是有钱人吧,凯亚恨恨的吃了两口爆米花,被迪卢克带进了演播厅。整个厅里黑漆漆的,再找不出来第三个人,而且迪卢克包场的居然是一篇恐怖电影,真的是……

        真的是超级有氛围感啊,好不好?凯亚这才发觉迪卢克包场的原因,真的是太爽了有没有?沉浸式鬼片!可恶,这就是有钱人的快乐吗?

        迪卢克不是很明白,他其实是按照那篇该死的小说走的剧情。小说里的凯亚跟着迪卢克去看电影,因为害怕忍不住拉住了迪卢克的手,迪卢克就把凯亚一把抱进了怀里,享受着美人在怀的柔软和满足。看着凯亚瑟瑟发抖,迪卢克还挑起来对方的下巴,给了对方一个缠绵安抚的吻。

        凯亚喜欢自己,他害怕了也应该跟小说剧情差不多吧?不但会瑟缩的靠近自己,还会有一个轻柔的吻。

        ……





        电影都进行到高潮了,凯亚还兴致勃勃的盯着大屏幕看,根本就没分给过迪卢克半个眼神。他手里的爆米花都比自己得到的恩宠多,至少已经是第二桶了,凯亚依旧吃的上头。

        迪卢克这才悲伤的发现,凯亚好像不怕这个。

        “怎么了?”察觉到身边人好像情绪不太对,凯亚把两个人之间的扶手抬了上去,凑到了迪卢克身边。

       “没什么……”迪卢克不是很想回答这个问题。

       “是害怕了吗?”凯亚还以为迪卢克不会害怕这种东西才选的鬼片,虽然有些好笑,但是也看不得迪卢克害怕。干脆靠在了迪卢克身上,半开玩笑的说:“没想到迪卢克大老板还会怕这种东西。”

        嘴上是嘲笑,他还是忍不住捏了捏迪卢克的手:“要是害怕咱们就提前离场,剩下的我回去看也行,你还好吗?迪卢克?”

        因为光线昏暗,凯亚看不清迪卢克的表情,挨得特别近,热气几乎都打在了对方的脖子上。迪卢克整个人都绷住了似的,看着真正已经到怀里的凯亚,手足无措,眼里全是对方还沾着些碎屑的嘴唇,看上去好软……

        不过最后还是没勇气直接亲上去,他捧起来弟弟的脸,轻轻把嘴角的碎屑蹭了下去:“我没事,继续看吧。”

        真的好软……指腹的触感好像家里厨娘烤得布丁,迪卢克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干脆抓了一把爆米花塞进嘴里缓解自己尴尬的反应。

        这边反倒是凯亚脸红了。






        迪卢克的皮囊在整个蒙德城都算得上数一数二,那双红宝石一样的眼睛仿佛蓄着灼热的火苗,足够烫伤任何人。

        凯亚又不是意外。

        他头一次觉得自己应该离哥哥远一点,他可不想对哥哥生出来什么阴暗的心思。迪卢克这样的人太过于灼热和温暖,凯亚掌握不住,就容易患得患失,这是一个作为操盘手的大忌。

        虽然表面上看,莱艮芬德两兄弟一个张扬霸气一个内敛温润,看上去明明迪卢克更有攻击性。但事实上,凯亚因为从小家庭的原因相当没有安全感,他往往需要对事情有全方位的掌控,确保所发生的一切跟随着自己的节奏。包括喜欢审讯犯人也是一样的,甚至可以说,凯亚比迪卢克的掌控欲更强,只有东西在自己手里,他才会安心。

        而迪卢克显然并不是一个能掌控在自己手里的存在,他很强,是那种能让凯亚点头称赞的强,这样的强者适合做伙伴适合做亲人适合跟自己并肩战斗,唯独他不敢跟这样的人恋爱。被牵着鼻子走的感受绝对不会称之为好,凯亚表面上没说什么,但是内心里已经警铃大作。

        操,你不要过来呀!

        虽然心脏蹦的跟什么似的,但是凯亚还是把头缩了回去,假装继续看电影,偷偷往自己的位置蹭了回去。

        胳膊伸过去揽住了凯亚纤细的腰,一把把躲走的凯亚拉了回来。迪卢克感觉凯亚是害羞了,忍不住心里痒的厉害,主动把人扯进怀里。

        “好了,老实这样待着。”






       凯亚后半场电影已经看不见剧情了,满脑子都是那双揽着自己腰的手。对,那双,迪卢克把另外一只手也抱了上来,自己整个人像个毛绒玩具一样被抱着,偏偏自己只要一躲,迪卢克就可怜巴巴的蹭过来。

        妈的,他,算了,他害怕,他害怕……不生气,深呼吸……

       手里的爆米花都不香甜了。







       迪卢克心情却依旧很好,凯亚好容易害羞啊?没关系,自己作为哥哥应该主动。而且凯亚一直在喘气,定然是紧张的很,可恶,有点可爱……

        幸亏凯亚虽然善于揣测人心,但是没有读心术,不然爆米花可能就要跟红色的发丝亲密接触。

         一场磨人的电影终于看完,迪卢克一幅吸猫吸精神了的表情:“晚上吃什么?”

        凯亚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了一眼迪卢克并且晃了晃自己手里的两个大号爆米花空桶。

        可是小说里一场浪漫的电影之后,应该有一场浪漫的晚餐啊?迪卢克也不太会追人,更何况是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弟弟,熟的不得了,好像干什么都不太特别。

        “算了,我陪你去吃饭,”凯亚看着明显失落下来的迪卢克,虽然家里的厨娘做饭比外面都好吃,不过既然迪卢克想,在外面吃一顿也无所谓。

        两个人干脆去了商场顶楼的烤肉店,迪卢克这个人完全沉溺于热量炸弹,无肉不欢。凯亚完全不饿,干脆自己一个人揽下来烤肉的工作,捏着夹子翻肉,颇有一副照顾孩子的感觉。

        爆破组的队长有个小闺女,名叫可莉,生的可爱,性格也活泼开朗,而且眼睛跟迪卢克一样是亮晶晶的红宝石眼。带这个古灵精怪的孩子着实算得上是整个警局的五星任务,大家轮着来,但是意义上能降伏可莉的只有凯亚。可莉也相当喜欢凯亚,两个人黏糊糊的,可怜巴巴的盯着琴,琴也只能无奈的给两个人放假,让他们跑着出去玩。

        笑死,一个主审讯平日摸鱼的凯亚换整个警局不被炸掉,这生意血赚。

        凯亚仿照迪卢克照顾自己的习惯照顾可莉,接触时间长了,反倒得心应手起来。

        照顾可莉都得心应手,给迪卢克烤肉不比这个轻松?

        落在迪卢克眼里直接变成了发现凯亚贤妻良母的属性,脸刷一下子又红了。筷子杵着米饭,支支吾吾让凯亚也吃一点。

        凯亚也没客气,这有什么好客气的?不过迪卢克怎么脸又红了?自己真的很想很想无视,但是迪多克真的很白很白,他是想无视,他又不是想瞎。

        这段时间迪卢克都不太对劲,凯亚干脆正色起来,隔着呼呼抽烟的烟筒,试探的开口:“迪卢克,你最近,有事吗?”

        “只要你找我,我随时有空。”

        ???

        突然觉得自己脸皮都要烧起来了,这个家伙怎么能一本正经的讲这种像情话似的东西?凯亚咬牙切齿的盯着迪卢克发问:“你没事总逗我干嘛?迪卢克,这可一点都不好笑。”

        迪卢克一愣,感觉凯亚有些生气。放下筷子,起身坐到了凯亚身边,一脸郑重。

        “没有,我不是逗你,我也喜欢你,凯亚。如果是你的话,我想我应该能恋爱试试,可是和别人我想都不想。”







        凯亚突然发现迪卢克这一招,防不胜防。现在他被夹在桌子,长椅,墙面,和迪卢克中间,他想立刻去死都想不到方向。

        巴巴托斯在上,让我立刻会飞吧。

        “不是,等等,迪卢克,我……”凯亚觉得自己的大脑处理器给了自己一巴掌,跟自己冷酷无情的说:“爷的配置过低,爷不干了。”

         他感觉自己嗡嗡的,偏偏眼前英俊的男人还一脸深情,眼里温柔的能溢出水来。

        而且明明是很油腻很自负的话,偏生凯亚清楚,迪卢克绝对不存在什么霸道总裁行为什么无聊玩笑,这绝对是认真的。

        可是就是因为认真的他才觉得不可思议,他觉得,在迪卢克短短的一句话中内涵了很大一截信息量,但是因为部分剧情的缺失,凯亚并不知道是怎么样让迪卢克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的。

        救命!他需要场外援助!

       世界不会有那么的善良,没有人能给凯亚场外援助。






        凯亚记得当时自己好像傻乎乎的点头了,剩下的事情就好像临死之前看走马灯,啥都记得,但是啥也干不了了。

        最后迪卢克送凯亚回家,轻柔的在凯亚额头落下一吻,并且询问什么时候才愿意搬回家住的时候,凯亚才反应过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开门进屋并且把迪卢克关在门外。

        他这才想起,自己用最傻逼的方式度过了眼下难题,自己直接点头,答应了迪卢克?

        不是说好不喜欢被别人掌控,不喜欢迪卢克吗?

        迪卢克的晚安已经发过来了,自己想解释的话哽在嘴边再也解释不出来。自己当时怎么就答应了呢?难道是美色误人?还是?

        自己应当大概也许绝对不可能喜欢迪卢克的吧?

        可是为什么现在心跳还是很快?






       这个事情一直到诺艾尔从璃月出差结束调回来,支支吾吾满脸通红的跟凯亚解释之后,凯亚才把他自己被迫遗漏的那段剧情补了上来。

        小姑娘只不过是恰好磕了CP,恰好产粮,恰好手滑,恰好发错了给正主而已。

        可是他都已经跟迪卢克交往了一个月了,感觉跟男朋友迪卢克相处还挺好的,要不,这件事就别解释了?






        怎么可能?他一定要好好调侃调侃那个自以为是的大白痴!






        “喂?父亲。”

        “怎么啦?迪卢克。”

        “你身边,有东西可以扶着吗?没有?那你坐下?”

         “迪卢克,相信我,我还是有很强的承受能力的。”

        “我有恋人了。”

        “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对方是哪家的姑娘?”

        “莱艮芬德家的……”





【作者叭叭】没有这就是一个突然来的脑洞,不知道为什么,我好想看迪卢克打直球啊!

别的文里凯亚都暗恋惨了,这次我要背道而驰!

评论(77)

热度(8211)

  1. 共49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